[李東生“誓死”捍衛重組,TCL集團48億“賣身”案通過股東大會] TCL2004年收購案

發布時間:2019-01-08 10:53:29   來源:港股    點擊:   
字號:

原標題:李東生“誓死”捍衛重組,TCL集團48億“賣身”案通過股東大會

1月7日,TCL集團備受爭議的資產重組方案獲得股東大會表決通過。機構投資者們的給力,也讓李東生長長舒了一口氣。

資產大甩賣

這一切都源于2018年12月8日,TCL集團拋出的一份“分家”重組方案。

根據公告顯示,TCL集團擬向TCL控股出售8家公司股權,合計作價47.6億元。據了解,本次出售的8家公司分別是:TCL實業100.00%股權、惠州家電100.00%股權、合肥家電100.00%股權、酷友科技55.00%股權、客音商務100.00%股權、TCL產業園100.00%股權、格創東智36.00%股權以及通過全資子公司TCL金控間接持有的簡單匯75.00%股權、TCL照明電器間接持有的酷友科技1.50%股權。

按照大華會計師事務所出具的備考審閱報告,若剝離重組方案里擬出售的終端資產,2018年上半年,TCL集團的凈利率能從3.23%提升到7.36%,資產負債率則從66.05%降低到62.12%。

2018年以來,受大環境影響,A股市場中多了不少剝離旗下資產的上市公司,TCL集團便是其中一個。TCL集團受到的關注度之所以較高,除了因自身的品牌知名度外,也和其剝離的資產性質有關。

TCL集團旗下主要有半導體顯示、智能終端、新興業務三大業務群。本次出售的8家公司股權,均屬于智能終端業務群。

2017年,TCL集團營業營收1117.27億元,其中智能終端業務為其貢獻了612.17億元,占比54.79%。2018年上半年,這一比例增至60%。

若將擬出售的8個標的公司的財務數據相加,得出其營收總額占TCL集團總營收的72.39%,資產總額占TCL集團總資產的39.61%,交易價格占TCL集團資產凈額的16%。

也就是說,TCL控股只需花47.6億元便能撿個大便宜。而一旦重組順利完成,TCL集團的營收將縮水一半以上。

值得一提的是,TCL集團和其交易方TCL控股的董事長均為李東生,交易構成關聯交易。

對此,TCL集團解釋稱,之所以這么做是希望公司未來能夠聚焦半導體顯示及材料產業,將華星光電打造成為“全球產能最大、集中度最高的半導體顯示產業基地”。

另外,TCL集團董秘廖騫也在說明會上介紹道稱,“近三年,華星光電凈資產在集團占比超過80%,凈利潤占比超過90%,是集團真正的核心主業。”

重組方案的出爐,不僅投資者密切關注,也引來深交所的31連問,問題涉及出售資產必要性、交易支付安排、標的評估定價、商標使用、資金拆借等。

雖然TCL集團用了212頁來回復了深交所的問詢函,但不少媒體仍質疑其回復的“出售資產與面板波動周期相同”、“交易雙方合意下的最優安排”、“雙方協商安排”、“品牌價值投入”等存在眾多不合理之處。

華星光電對TCL集團的利潤貢獻確實很大,但半導體行業屬于強周期行業,一定時期內會對上市公司造成不利影響。

2015-2017年,華星光電的凈利潤分別為20.7億元、23.3億元、48.62億元;但到了2018年上半年,華星光電的凈利潤僅為12.18億元,上一年同比為24.21億元,縮水了約一半。

可見,重組之后,在精耕主業的同時,如何填補強周期帶來的業績影響,以及如何與京東方等行業內的“老兵”競爭,成為TCL集團新的難題。

李東生“捍衛”重組的四大法寶

李東生曾透露,TCL集團曾兩次試圖將華星光電分拆上市,若能作為獨立的上市公司,融資更為便利,但均未成功。

至于失敗的原因,TCL集團將其歸結于“國內資本市場監管規則的限制”。外界普遍認為,華星光電的拆分會對投資者造成不利影響是監管擔心的主要原因。

華星光電拆分無望,那么就將其保留,犧牲其他業務來換取所謂的轉型,這樣的想法早在2016年就產生了。李東生當時對外表示,TCL集團作為華星光電的融資平臺,這個平臺顯得不夠“純粹”,不能將華星光電分拆上市,則逆其道而行,將終端業務剝離。

除了想讓TCL集團更“純粹”外,也有媒體認為,華星光電目前主要以其子公司引入地方政府投資的方式進行融資,若業務結構復雜,不利于上市公司通過發行股份置換華星光電子公司股權讓地方政府退出。“瘦身”對于華星光電后續潛在的資本動作比較有利。

不管怎么說,自TCL集團重組的消息放出后,其受到的關注和質疑也頗多。

1月3日下午,在TCL集團召開的重大資產重組說明會上,有人提問李東生:“如果今次資產重組失敗怎么辦?”李東生笑笑回復說:“重組失敗怎么辦,我沒有想過。”

但李東生自信稱,“我們問過一些機構投資者對于公司今次資產重組的看法,可以非常負責任地說,機構投資者沒有一個是反對的。”

或許是為了打消投資者們的顧慮,李東生及其上市公司采取各種措施,捍衛重組的決心甚是明顯。

  1. 增持股份

2018年12月18日、19日及2019年1月3日,李東生三次增持上市公司的股份,累計增持860萬股,合計花費2111.2千萬元。

2.向上市公司建議2018年分紅安排

2019年1月1日,李東生及其行動一致人等股東,又向TCL集團建議全體股東每10股派發現金紅利1.00元(含稅),作為2018年度的分紅安排。

3.提早放出“利好”的業績預告

若本次重大資產重組經股東大會通過并實施完成,涉及標的資產2018年歸母凈利潤預計為2.5億元—3.5億元;重組后公司備考報表2018年歸母凈利潤預計為31.5億元—33.5億元,較2017年年報的歸母凈利潤26.6億元同比增長18%—26%。

4.與小米集團抱團取暖

就在股東大會召開前一晚,TCL集團公告稱,截至2019年1月4日,小米集團通過深交所證券交易系統在二級市場購入本公司股份,購入股數為65168803股,占公司總股本的0.48%。

此前,2018年12月29日,TCL集團就與小米集團簽訂了戰略合作協議,雙方將開展在智能硬件與電子信息核心高端基礎器件一體化的聯合研發。

在股東大會前夕突擊入股,小米集團似乎故意在為TCL集團的其他股東播撒“定心丸”。

從目前的結果看來,李東生的計劃成功了一半,48億重組方案在股東大會上順利通過。未來,李東生是帶領TCL集團成為“全球產能最大、集中度最高的半導體顯示產業基地”?還是“見好就收”,默默退出?留給時間來檢驗吧……

看香港六合彩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