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億買,410萬賣!華錄百納之殤】華錄百納

發布時間:2019-01-08 12:19:38   來源:港股    點擊:   
字號:

原標題:25億買,410萬賣!華錄百納之殤

微信公眾號:硬核財經(yinghecaijing)

文/核叔

2015年炎炎夏日,藍色火焰創始人胡剛迎來了一位“貴人”——韓綜金牌PD金榮希,7月15日,胡剛在北京思卡爾頓酒店為金榮希舉行了一場盛大的發布會,高調宣布金榮希加盟藍色火焰。全國各大衛視和搜狐、優酷參與了這場發布會,為的就是一睹這位綜藝大神的廬山真面目。

所謂PD,即Program Director,這個詞因為韓國綜藝的風靡而被國人熟知,翻譯成中文就是“導演兼制作人”,是綜藝節目制作的靈魂人物,類似于《我是歌手》的洪濤和《爸爸去哪兒》的謝滌葵。

嚴格意義來說,洪濤、謝滌葵是中國版的金榮希,因為《我是歌手》《爸爸去哪兒》的韓國原版綜藝,均由MBC的金榮希一手打造。

這一年,意氣風發的胡剛走上了他的人生巔峰,此時華錄百納完成對藍色火焰100%股權的收購,胡剛及其親屬持有上市公司股份僅次于央企控股股東,一年之內華錄百納的股價翻了近4倍。

殊不知,走上巔峰的人生,每走一步都是下坡。

藍色火焰和胡剛的華麗轉身

90年代胡剛從復旦大學經管系畢業,1998年創辦了藍色火焰廣告公司,是廣州4A協會的創始成員之一。2012年,胡剛宣布進軍此前從未染指過的影視制作,但是身處影視行業的風口,藍色火焰起飛還算順利。

同年,藍火聯合湖南衛視出品電影《快樂大本營之快樂到家》(看名字就知道是爛片),2013年上映首日即登頂票房冠軍,它的手下敗將是王家衛的《一代宗師》,很好詮釋了什么叫“站在風口上豬都能飛”。

嘗到甜頭的胡剛,接著又和湖南衛視合作了第二部綜藝大電影《爸爸去哪兒》,從票房來看,藍色火焰無疑是大贏家,但從口碑來看,這部電影完全撲街,后來廣電干脆禁止拍攝綜藝大電影。

現在來看,胡剛十幾年的廣告營銷不是白干的,在藍火綜藝業務起步階段,合作的都是湖南衛視、北京衛視、東方衛視這些頭部電視臺。

2013年7月,藍色火焰攜手北京衛視推出《最美和聲》,與好聲音正面交戰。和當時大多數的歌唱節目一樣,《最美和聲》也是買的國外版權,當時在好聲音和快男的雙重夾擊下,《最美和聲》收視率依然可觀,此后又辦了第二季和第三季。

2014年8月,藍色火焰開始與東方衛視合作,出品時尚真人秀節目《女神的新衣》,嘉賓包括范冰冰、林志玲等國內頂級明星,該節目平均收視率高達1.57%,成為胡剛迄今為止最為得意的代表作。

實際上,在胡剛出品《女神的新衣》之前,華錄百納就已經相中了藍色火焰,當時華錄百納市值不到百億,遠遠低于華誼兄弟等,雖然僅上市一年多,但是公司對于轉型十分看重,于是2013年底決定收購藍色火焰。

讓人看不懂的是,華錄百納給的報價竟然是100%股權25億元,但當時藍火唯一拿的出手的綜藝只是《最美和聲》,胡剛做夢也沒有想到,一家轉型不到兩年的公司估值竟能達到25億。

2014年5月收購草案正式發布,藍色火焰下嫁華錄百納幾乎板上釘釘,胡剛及其親屬將成為上市公司股東,合計持股14.41%,超過執掌華錄百納12年帥印的劉德宏。

胡剛本人成為華錄百納副董事長,全權負責公司的綜藝業務,彼時胡剛信心滿滿稱“有信心將公司做成市值逾300億的綜合文化傳媒公司”。他說的沒有錯,2014年4月3日復牌至次年6月15日,華錄百納的股價大漲近400%,市值超過500億元,胡剛賺回了兩個藍火。一個月后,胡剛雙喜臨門,韓國大神級的綜藝PD金榮希加盟藍火。

當這一刻為止,胡剛和他的藍色火焰幾乎順風順水,做綜藝趕上電視行業的大風口,搞資本趕上了A股市場的大牛市,短短三年時間就實現了華麗轉身。

遭遇“限韓令”,藍火元氣大傷

2015年夏天,胡剛走上了他的人生巔峰,但這只是挑戰的開始,因為當初業績對賭時,胡剛等人承諾2014-2016年藍色火焰的凈利潤分別不低于2億元、2.5億元和3.125億元,要知道華錄百納2014年的凈利潤也才1.49億元。

幸運的是,胡剛趕上了電視綜藝最好的時代,2015年的《最美和聲》第三季、《女神的新衣》第二季取得不俗成績。胡剛還在2014年初在新疆喀什設立了子公司,幾乎所有業務都轉移至此,喀什藍火可享受5年內免征企業所得稅,這為藍色火焰省了不少錢。

2016年,藍色火焰與北京衛視聯合出品《跨界歌王》,《我的新衣》(女神的新衣第三季)順利播出,金榮希團隊加盟藍火后的第一個項目《旋風孝子》成功登陸湖南衛視,三大綜藝貢獻了藍火絕大部分的利潤。2016年業績承諾期截止,藍火三年累計凈利潤為7.64億元,超額完成業績承諾155萬元。

在完成業績承諾后,胡剛如釋重負,2016年四季度連續多次減持,累計賣出1444.72萬股,套現金額超過3億元。即使其他股東有意見,也不好說什么,畢竟胡剛為公司創造了3個億的凈利潤,而華錄百納其他所有業務加起來才6000萬元。

但是很快胡剛遭遇了職業生涯最大的一個坎兒——限韓令。雖然限韓令從未被官方證實過,但是在2016年薩德入韓時就有了端倪,到了2017年更是持續發酵,韓國藝人被限制來華,在華的綜藝團隊全面撤退,其中就包括藍色火焰的金榮希。

當時韓國模式的綜藝如《我是歌手》《奔跑吧兄弟》《蒙面歌王》等全部改頭換面,由金榮希團隊制作的《來吧,說做就做》本來計劃在湖南衛視播出,但是限韓令出臺后,節目不得不更名重新錄制,節目招商也因此受到較大影響。

2017年7月,《來吧,說做就做》改名《來吧,兄弟》,終于在江蘇衛視播出。但如同其他在韓國團隊撤退后撲街的節目一樣,這檔節目為華錄百納帶來的收益并不好,“《來吧,兄弟》因預計招商收入不達預期,報告期計提存貨跌價準備,對綜藝板塊利潤有負面影響。”

屋漏偏逢連夜雨,這一年藍火終止了與東方衛視的合作,僅剩《跨界歌王》第二季作為藍火的主要收入來源。根據華錄百納年報,2016年喀什藍火營收9.82億元,凈利潤2.73億元,第二年下滑為營收7.59億元,凈利潤1.50億元,業績大幅跳水。

盡管如此,喀什藍火也是華錄百納最賺錢的業務,2017年喀什藍火凈利潤1.5億元,華錄百納的凈利潤才1.1億元,說明其他業務虧損更加嚴重。

如果說限韓令是在意料之外的話,那么2018年藍色火焰的大潰敗就要從自身找原因了。在韓流“退燒”的這兩年空窗期,網絡綜藝開始大行其道,“優愛騰”成了綜藝市場的主角,但是藍火早已習慣了依附傳統電視臺,后知后覺的胡剛并未踏準互聯網節奏。

去年藍火出品的音樂綜藝《跨界歌王3》因參與方式改變,綜藝項下收入減少,慢綜藝《小鎮故事》招商收入低于預期,其冠名廣告費不到700萬元。反觀它的競爭對手,燦星、日月星光在由臺轉網后,紛紛打造出《這!就是街舞》《這!就是灌籃》等現象級綜藝。

去年上半年,藍色火焰幾乎一無所獲,廣東藍火營收2.05億元,凈利潤-0.86億元,喀什藍火營收只有可憐的0.25億元,虧損卻高達1.55億元,藍火體育營收655萬元,凈利潤-0.25億元。上半年,華錄百納虧損2.67億元,幾乎都是藍火系的虧損。

華錄百納的股價在2017年跌了50%,去年又繼續下跌了60%,2016年底市值為180億元,如今市值還不到40億元。胡剛及其親屬持股當初作價14億元,現在市值則不到4億元。而且胡剛的質押率幾乎高達100%,隨時都有爆倉的可能。

一步錯,步步錯!胡剛這兩年做過唯一正確的決定,就是那幾次套現了。

華錄百納大崩盤!誰之過?

由于藍色火焰對業績的拖累,華錄百納十年來第一次出現虧損,讓控股股東華錄文化不得不作出改變,上半年將控股權(12.55%)轉讓給何劍鋒旗下公司(18億元),美的少東家成為新的實控人。

但是結果也看到了,何劍鋒入主后,華錄百納股價跌了60%,他個人也虧了10幾億。三季度公司虧損繼續擴大,很多人都在疑惑何劍鋒為何無動于衷,甚至有陰謀論稱,何劍鋒放任股價下跌,就是要逼得胡剛質押爆倉,好低價吃進更多的股票。

且不論這些言論的真假,在何劍鋒入主后,胡剛在公司的位置越來越邊緣化是肯定的,9月份胡辭掉副董事長職位并且退出董事會,從此在華錄百納沒有任何話語權。

到了12月,華錄百納將藍色火焰兩家子公司喀什藍火和北京藍火打包出售,根據資產評估報告,截至2018年10月31日,喀什藍火的負債為4.89億元,凈資產僅有357萬元,100%股權作價400萬元,北京藍火的負債為270萬元,凈資產僅有4.94萬元,100%股權作價10萬元。

四年前25億元買入,給公司帶來了20.08億元的商譽,如今410萬元賣出,預計虧損金額在12億-18億元。何劍鋒如此雷厲風行,似乎將華錄百納今日之局面,完全歸咎于藍色火焰。

沒錯,公司十年來第一次虧損,最大的責任無疑是藍火,但是造成華錄百納今天這種局面絕不是一朝一夕。我們只看到了藍色火焰巨虧二三億,又有誰看到了華錄百納自身10幾億的收入,卻不產生一分錢的利潤。

實際上,華錄百納自身的影視業務,早就是食之無味的雞肋。如果刨去藍色火焰的影響,2018年可能不會巨虧,但是利潤也幾乎為0,那么2017年華錄百納就已經虧損了,2015年-2017年累計凈利潤不到7000萬元,而同期藍色火焰創造的凈利潤近7億元。

影視業務成為雞肋,原因當然有很多,其中主管16年影視業務的劉德宏要負主要責任。眾所周知,華錄百納的董事長和董事幾乎都是央企華錄集團派駐的,大多數人都是門外漢,原董事長陳潤生從來不過問具體業務,真正管事的是總經理劉德宏。

劉德宏最初是遼寧廣播電視音像出版社的副社長,2002年華錄百納成立后,劉德宏在總經理的位置上一干就是16年,主要從事電視劇的制作。頭十年干的還不錯,《漢武大帝》《媳婦的美好時代》《王貴與安娜》都是耳熟能詳的電視劇精品。

2013年,藍色火焰出品的《咱們結婚吧》破天荒地在央視和湖南衛視同步播出,據說這部戲讓華錄百納賺了2個億。但是從此之后,華錄百納幾乎再無爆款。

那些年劉德宏犯了幾個致命的錯誤,一是堅決不做經紀業務,當時跟華錄百納有密切聯系的演員吳秀波、黃海波、海清,以及導演劉江、滕華濤,公司一個都不簽,當時流行明星工作室,劉德宏也放棄了,“這種拼圖拼大的方式,我不認為有持續性。”

第二個致命錯誤,就是對電影市場的判斷失誤。2010年中國的電影票房突破100億,劉德宏卻認為“但總的感覺現在電影市場還很初級……近90%的虧損率,還不是可以做為產業進入的時期”,這在今天看來是非常錯誤的判斷。

2013年-2015年,中國電影票房從200億跨越到了400億,華誼兄弟、光線傳媒在電影行業不斷擴大影響力,而華錄百納反其道而行,依然守著電視這一畝三分地,完全無視電影行業的飛速發展。

這兩年華錄百納在電視劇上舉步維艱,出品的《深夜食堂》差不多是最近十年來口碑最差的電視劇,再也沒了《咱們結婚吧》這樣的爆款,后來想起電影這碗飯,似乎為時已晚。2017年,華錄百納出品、徐靜蕾導演的《綁架者》,票房和口碑雙輸。

最近一年影視行業集體進入寒冬,再加上藍火這只幺蛾子,華錄百納的大崩盤已成定局。

雖然藍色火焰過去幾年創造了9個億的凈利潤,但是去年給華錄百納造成的損失遠超收益;對于胡剛,短短幾年內嘗盡了人生的大起大落,眼睜睜看著藍色火焰一點點熄滅;原控股股東華錄文化忍痛讓出了控股權;新入主的何劍鋒半年損失10幾億;現在仍然坐在總經理位置上的劉德宏,會不會如坐針氈?

到目前為止,這個游戲里沒有一個贏家。

看香港六合彩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