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除了看懂小趨勢,還要懂8個慢變量] 2019小趨勢

發布時間:2019-01-13 12:14:25   來源:清流    點擊:   
字號:

原標題:2019年,除了看懂小趨勢,還要懂8個慢變量

全球經濟迎來新格局,中國經濟進入新時代,我們的思考也需要新的思維。何帆教授的這本書從國內的新周期之辯出發,系統闡述了內外經濟環境變化的邏輯和趨勢,不管是對未來企業的轉型升級,還是對個人的資產配置,都有重要價值和意義。

——管清友

題記

以下是何帆提出的不可不察的八個“慢變量”。

01

第一個“慢變量”是中國的經濟規模或將成為全球第一。

第一個“慢變量”是中國的經濟規模或將成為全球第一。

多個機構的預測結果顯示,大約在2020 年,中國會超過美國,成為全球規模最大的經濟體。

這或許不能說明什么問題,畢竟中國的人均 GDP還遠低于美國。但是,在2010 年第二季度,中國經濟規模超過日本,到第三季度就發生了“釣魚島事件”。

02

第二個“慢變量”是中國將進入老齡化社會的深水區。

按照聯合國的標準,當一個國家或地區60 歲以上老年人口占人口總數的 10%,或65 歲以上老年人口占人口總數的7%,就意味著這個國家或地區處于老齡化社會。

根據《中國老齡社會與養老保障發展 報告(2014)》的預測,到2020 年,中國60 歲以上的老年人口將達到 2.48 億人,老齡化水平將達到17.17%,其中,80 歲及以上老年人口將達到3 067 萬人,占老年人口的12.37%。

也就是說,中國將在這五年內進入超級老齡化社會。

雖然放開了計劃生育政策,但是“遠水解不了近渴”。老齡化社會并不僅僅意味著成人尿布的產量將超過嬰兒尿布的產量,而且意味著養老、醫療、社保、交通等問題,都會在五年內顯現。

03

第三個“慢變量”是性別失衡加劇。

根據國家衛計委的數據, 過去 30 年里,我國新生嬰兒中男孩比女孩累計多出約3 000 萬。

如果按照平均每年多出生100 萬來估算,那么在1980—2000 年的20 年間,出生的男孩大約比女孩多2 000 萬。到了2020 年,即便是 2000 年出生的男孩也快到了適婚年齡。這就意味著大概有2 000 萬個男性找不到結婚對象。

這2 000 萬未婚男性都是誰呢?

他們中的很多將是沒有工作、沒有房子,到頭來又沒有老婆的絕望的單身漢——由此又將引發怎樣的社會問題?

04

第四個“慢變量”是農民工子女的教育問題。

根據教育部發布 的《2014 年全國教育事業發展統計公報》數據,2014 年,農民工子女隨父母進城參加義務教育的有1 294.73 萬人,其中在初中就讀 的有 339.14 萬人;留在農村上學的有 2 075.42 萬人,其中在初中就讀的有 665.89 萬人。

由北京大學、香港大學等機構聯合進行的研究表明,農民工子女中大概只有6%左右的孩子會有機會接受高等教育,而其余大部分都會直接進入社會參加工作。

也就是說,大約有 1 000 萬在讀初中的農民工子女,到2020 年就會進入勞動力市場。

這些孩子中的大部分既“不認識農村”,又“不屬于城市”,到時候受到沖擊的恐怕不只是勞動力市場。

05

第五個“慢變量”是“白領”或將成為“灰領”。

1994—2011 年,我國研究生招生總規模累計達到350 萬。按照3 年學制推算, 2014 年我國擁有碩士以上學歷的總人數為350 萬。

那么,根據每年的招生計劃外推,到2017 年,我國研究生招生總規模將達到670 萬。也就是說,到2020 年,我國擁有碩士以上學歷的人才數量將比現在翻一番。

這是一件好事嗎?

難說。

用得好,這將是中國技術創新的巨大財富;用得不好,將出現“白領”變成“灰領”的現象。到那時,藍翔技校的畢業生收入超過清華大學畢業生的收入,將不是什么天方夜譚。

對此,教育投資的邊際收益將大幅度遞減,受過高等教育的“失敗者”心態可能會進一步惡化。

06

第六個“慢變量”是上層中產階層崛起。

麥肯錫在《下一個十年的中產階層》中預測,到2020 年,中國中產階層的數量將達到 6.3 億。其中,上層中產階層(家庭年收入在10 萬元到22.9 萬元之間)的占比將由2012 年的12%上升到54%。

按照麥肯錫給出的數據測算,未來五年內,中國將涌現出2 億左右的上層中產階層。這部分人群有著更高的消費水平,而且可以購買來自各個國家的產品——全球市場就是為他們服務的。這些崛起的上層中產階層會購買更多的房子和汽車,會習慣出國旅游和坐游輪,但他們也會消耗更多的能源和資源,這將影響的不僅僅是中國經濟。

07

第七個“慢變量”是消費結構轉型。

未來五年里,不僅整體消費水平會發生質的變化,而且消費結構也會發生重大變革,其最主要的特點將是消費向服務業傾斜。

中產階層家庭該買的都買了,房子、車子、彩電、空調、冰箱……唯一能夠大幅度增加的消費是來自對服務,如教育、醫療的消費。

需求的變化又會帶動產業結構的轉型,繼而帶來就業結構和收入結構的變化——鏈式反應已經啟動。

08

第八個“慢變量”是技術創新加快。

隨著勞動力成本的增加,勞動力密集型產業可能在倒逼機制下實現新的技術突破。與此同時,中國巨大的市場潛力也有很大可能會刺激新的技術創新,最典型的例子就是高鐵技術。

正是中國巨大的需求潛力造就了如此龐大的高鐵市場,高鐵技術的革新和推廣才得以成為可能。

未來5 年,環保、醫療和老齡化服務等領域都是最有可能出現這種技術大突破的領域。原因很簡單——只有中國才有如此巨大的需求。

看香港六合彩开奖时间